关于“100韧性城市”的常见问题

 “100韧性城市是由洛克菲勒基金会发起的非营利组织,旨在帮助世界各地的城市提升城市韧性,应对21世纪与日俱增的经济、社会和环境挑战。

“常见问题”分为两个部分。首先,我们列出了最常问的重要问题。之后,我们也会回答一些不常被问但重要的问题。

1.什么是韧性

“100韧性城市”将韧性定义为城市中的个人、社区、机构、企业和系统在各种慢性压力和急性冲击之下存续、适应、发展的能力。冲击一般指一次性大型的天灾人祸,比如火灾、地震和洪水等。压力则指城市每天或周期性面临的“城市慢性病”,比如宏观经济转型、交通拥堵、人口老龄化或失业率居高不下。韧性使城市在顺境和逆境中都能够得到发展,增进所有市民、特别是贫困人口和弱势群体的福祉。

2.“100韧性城市能够为成员城市提供什么?

通过“100韧性城市”,城市将获得针对下面四个方面的资金或具体实施操作的指导:1)在市政府中设立一个创新性岗位——首席韧性官(CRO),以领导本市的韧性城市建设工作;2)城市也将获得战略咨询顾问的技术指导,以协助城市量身定制一套全面的韧性战略;3)“100韧性城市”搭建了一个汇集了企业和智库的服务平台,平台上的企业和组织承诺免费为成员城市提供部分工具和支持,城市可以借助平台以更好地制定并实施韧性战略;4) 在100个城市组成的网络中,城市也可以与其他成员城市分享知识和最佳实践。

3.目前“100韧性城市有哪些成员?

100韧性城市项目所有成员城市列表:

亚的斯亚贝巴,埃塞俄比亚

安曼,约旦

雅典,希腊

亚特兰大,美国

班加罗尔,印度

阿克拉,加纳

曼谷,泰国

巴塞罗那,西班牙

贝尔法斯特,英国

贝尔格莱德,塞尔维亚

伯克利,美国

波士顿,美国

博尔德,美国

布里斯托尔,英国

布宜诺斯艾利斯,阿根廷

比布鲁斯,黎巴嫩

卡尔加里,加拿大

卡利,哥伦比亚

芹苴,越南

开普敦,南非

金奈,印度

芝加哥,美国

基督城,新西兰

科利马州,墨西哥

岘港,越南

达喀尔,塞内加尔

达拉斯,美国

德阳,中国

德班,美国

埃尔帕索,美国

格拉斯哥,苏格兰

海盐,中国

檀香山,美国

黄石,中国

斋浦尔,印度

雅加达,印度尼西亚

瓜达拉哈拉大都市券,墨西哥

华雷斯,墨西哥

基加利,卢旺达

京都,日本

拉各斯,尼日利亚

里斯本,葡萄牙

伦敦,英国

洛杉矶,美国

路易斯维尔,美国

卢克索,埃及

大曼彻斯特,英格兰

曼德勒,缅甸

麦德林,哥伦比亚

马六甲,马来西亚

墨尔本,澳大利亚

墨西哥城,墨西哥

大迈阿密及海滩,美国

米兰,意大利

明尼阿波利斯,美国

蒙得维的亚,乌拉圭

蒙特利尔,加拿大

内罗毕,肯尼亚

纳什维尔,美国

新奥尔良,美国

纽约,美国

诺福克,美国

奥克兰,美国

巴拿马城,巴拿马

巴黎,法国

佩恩斯维尔,利比里亚

 

阿雷格里港,巴西

浦那,印度

基多,厄瓜多尔

拉马拉,巴勒斯坦

里约热内卢,巴西

匹兹堡,美国

罗马,意大利

鹿特丹,荷兰

萨尔瓦多,巴西

旧金山,美国

圣胡安,波多黎各

圣达菲,阿根廷

圣地亚哥-德洛斯卡瓦耶罗斯,多米尼加共和国

圣地亚哥大都市圈,智利

西雅图,美国

三宝垄,印度尼西亚

首尔,韩国

新加坡市,新加坡

圣路易斯,美国

苏拉特,印度

悉尼,澳大利亚

第比利斯,格鲁吉亚

特拉维夫,以色列

海牙,荷兰

萨洛尼卡,希腊

多伦多,加拿大

富山,日本

塔尔萨,美国

温哥华,加拿大

瓦埃勒,丹麦

华盛顿特区,美国

惠灵顿,新西兰

义乌,中国

4.如何成为“100韧性城市的成员城市?

若要申请加入这一项目,申请城市需要通过参加“100韧性城市”选拔赛。100韧性城市的第一批成员城市有32个,于2013年12月通过筛选,第二批35座城市于2014年通过筛选,最后一批于2016年5月加入。

“100韧性城市” 的团队成员及专家评审组审核了候选城市的申请材料。评审专家关注该城市的市长是否具有创新力、最近推出的变革举措、城市以往建立伙伴关系的情况以及与各方面的利益相方合作的能力。

5.首席韧性官的工作内容是什么?

首席韧性官(CRO)是市长或行政长官的高级顾问。他/她的职责是凝聚来自不同政府部门和社会各界的利益相关方,动员所有可用的工具和专家人才,以制定韧性战略。

了解更多关于首席韧性官的职责,请参阅:http://100rc.asia/?p=1610

6.韧性与可持续发展、绿色发展和减轻灾害风险(DRR)有何不同?

虽然韧性这一概念包含了可持续性和减轻灾害风险(DDR)的理念,但是它的涵义远大于此,它体现的是更全面和更积极主动的视角。

具体来说,可持续发展基本的出发点是资源是有限的,强调当代人发展不以牺牲后代人的利益为代价。绿色发展强调的是人与自然的和谐,如低碳减排和生态保护。而韧性强调的是城市应对无论何种干扰都能快速恢复并且发展得比原本更好的能力。在韧性的视角下,资源限制、环境污染、生态破坏仅仅是城市面临的众多慢性压力的一部分。

减轻灾害风险(DDR)的出发点是应对自然灾害,即韧性视角下的冲击。同时,冲击不仅包括自然灾害,还包括人为引起的突发性灾难,如恐怖袭击。

本质上讲,韧性是意识到城市系统中各个部分的内在关联,将冲击和压力联系起来,通过革新性的措施一起解决,帮助城市在顺境和逆境中都能得以发展,满足短期和长期的需求。

8.你们提供的赠款是给一个人的,一个人如何能够在所有这些问题上带来改变?

首先要澄清我们的赠款不是提供给个人的,而且提供给城市的,只是我们要求城市必须将赠款用于招聘一位首席韧性官。再者,韧性建设并非只有首席韧性官一个人承担,首席韧性官作为韧性建设的领导者,可以调动整个城市的资源,以及100韧性城市配备的战略咨询团队、平台的众多合作伙伴以及各个领域的利益相关方。首席韧性官是一座桥梁,能够将分散的人和事务连接起来,并且将资源有效、高效地聚集起来。

换言之,CRO是城市韧性建设的带头人,其背后有一整支团队和一整套资源在支持。

9.韧性建设成本高昂,我们如何支付战略制定过程中或者最终战略所提出的措施?

首先,并不是所有的韧性建设努力都是昂贵的。增进社区凝聚力、改革政府机构、完善建筑规范等等都不需要投入大量资金,但却能给城市韧性带来巨大改变。

其次,如上所述,通过跨政府部门的合作,首席韧性官可以使政府变得更加高效,为其他项目释放出更多资源。

最后,我们的众多平台合作伙伴都可以帮助城市的韧性战略落地。基本上,我们将为城市提供非常全面的支持,从创新型金融产品到世界一流的风险分析工具,以降低韧性城市建设成本并帮助城市对接所需资源。有一点非常明确——城市已经厌倦了无止尽的规划却缺乏实际的行动。我们希望帮助城市采取行动。

 

 

其他问题

14.“100韧性城市网络的目标是什么?

加入“100韧性城市网络”,城市和首席韧性官能够彼此分享最佳实践,共同解决问题,互相学习,并与韧性城市建设领域的专家建立联系。这些活动将使首席韧性官成为全球韧性大使,促进全球韧性城市建设的实践。

“100韧性城市”成立时想要解决的问题之一是解决问题的成功方案没有得到有效推广,也就是说,不同城市面临着很多相同的挑战,但是他们都在独自从零开始着手研究和解决。我们希望通过将全球韧性城市建设的实践者联系起来,共同促进成功方案的推广。

15.100RC韧性城市制定战略的流程是怎样的?

100韧性城市的韧性战略一般需要六到九个月的时间,通过各利益相关方的参与,确定城市在韧性城市建设过程中最需要优先解决的问题,并提出一套切实可行的措施。

首席韧性官的初步工作之一是整理现有规划,从而在已有成果的基础上进一步开展工作,而不是从头开始。首席韧性官将了解城市面临的急性冲击和慢性压力,同时评估城市应对这些挑战的能力。这包括了解现有的韧性建设战略,然后将其整合到同一战略中,同时填补存在的战略空白。

因此,城市将统筹并利用已经开展的工作,同时借助“100韧性城市”提供的平台服务和顾问伙伴等额外资源完善城市系统。

16.100韧性城市韧性战略制定过程的目标是什么?

100韧性城市韧性战略制定过程的主要目标是触发城市政府内部和外部群体的行动、投入和支持。韧性战略不是一个静态的路线图,而是一个灵活的文件,需要随着主要问题的解决和措施的落实而不断加以调整。

17.我们为何聚焦于城市?

首先,全球在迅速城镇化。到2050年,75%的世界人口将生活在城市。其次,全球范围的挑战,如气候变化、流行病、经济波动和恐怖主义,作用于城市层面,都为城市带来了新的挑战和不确定性。城市突发的冲击性事件或日渐累积的压力可能造成重大破坏和混乱。据估计,2011年,自然灾害造成的损失超过了3800亿美元。因为城市系统错综复杂,一个子系统的崩溃可能导致多个子系统或连锁反应式的失灵。这甚至可能造成社会混乱、环境崩溃或经济衰退。

若想了解更多关于我们为何城市作为建设韧性的起点,请点击www.100resilientcities.org/why-cities阅读我们的博客。